Carso

把可有可无变成必不可缺

深夜负能一波

最近很忙很忙,忙的都没有在忙的感觉了,大广赛、各种结课作业、备考、经典影视片段翻拍、筹备剧本、英语听力考试、做海报和日历……
大广赛我们组的点子是我出的,最近个她们磨合的还可以,但是爱好性格什么的根本不同,相处起来很痛苦,不管我怎么解释,她们都没法get到我的点,我说的话有一半会被完全无视,就跟没说一样(以前更高来着)。老师的主张也和我完全不一样,总之作品拍出来剪出来完全不是我所认定的类型,变得非常直白、直接、而且充满了即视感。
剧本的点子也是我出的,因为组里的其他人几乎没有认真讨论过,有两个甚至什么都不管。我一个人想的梗概,一个人写大纲,和组员讲剧情——与其说是讨论到不如说是我在...

【探幻】恋如雨止(六)

自己是从什么时候知道那件事的?幻影回想着,应该是花开正盛,阳光明媚的那个上午,探长站在交错的光影之间呼唤他,宛如哀哀啼叫的飞鸟,躲在重叠的树丛见焦急的呼唤,难堪的粉饰着,又难以掩饰一腔炽热情感,只能无助的任它赤裸。是的,他听到了那几乎失去声音的微小求助,他感受到了。

他看向探长,他的学生依旧等待着他。

因为我产生了向往,我怀有自私,芯中存下欲望,不能以公正客观的视角审视,不能纯粹的作为来自某一阶级的观察者审视这个社会。我想着如何让他一人快乐,责任也好、义务也好,居然在那一刻全然忘记,甚至祈祷这个社会能变得更适合他。

这样的理由要怎样才说的出口呢。“对不起,冥冥中被来自你的、渴望爱慕得到回...

【探幻】恋如雨止(五)

晶体花的花期很短。与它没有时间属性的美丽外表不同,它的生命不存在辉煌。每一秒都是最为美丽的时刻,从溶液里舒展枝条,如冰峰浮上水面的深蓝,被探长移出培养液,嫁接到已经成树的白色枝条,两个切开的创口相互贴合,束带收紧,高压之下水乳交融。

探长解下几乎全新的束带,颜色迥异的结合处再次得见天日。嫁接来的部分已经不可避免的长出了蚀斑,深红的如同火一般蔓延着,腐蚀进枝条的深处,留下网格状的丑陋的疤痕,深深浅浅的坑洞中铺着红色的粉末。作为植物来说,它的寿命已经结束了。

树上的花依旧开的很好。

茂盛树丛中突兀的凹下一块,嫁接枝正从那空隙中被抽离。蓝色枝条上的花朵维持着生命被抽空的最后一刻,如果将它放入培...

花嫁操作

奇妙操作

恋如雨止师生背景的奇妙操作,时间设定在老师和学生彼此刚刚熟悉起来这样的√

服装参考花嫁尼禄满破

探长的地球朋友是我。

ooc存在

 

 

几乎无意义的举动,幻影这样想到,克制的注视着探长手里的包装盒。

也许是年轻人的新奇爱好,也许是向老师分享喜爱之物的喜悦,但总之幻影仍参不透探长送来这份礼物的目的。

“地球上的朋友跟我提到了这件礼物,为我讲述了它背后的故事,那是个非常美好、非常纯真的故事——”年轻人目光热切的看着他,期待和喜悦显而易见,“我觉得老师和故事的主人公是同样高尚美丽的人,所以就擅自……”

好了,这可叫他如何拒绝呢。

幻影暗自叹了口气;“首先谢谢...

昨天接到朋友的电话,我们都过得不太容易。
不是指物质上,而是精神上。学校领导换届,急迫的想在政绩上体现出些什么,职业规划、曳步舞、方阵、英语大赛。老师们为了保住饭碗,像推销一样兜售评优评先入党和积极分子,要求每次练习都拍视频、要求我们下课之后至少再练一个小时,甚至赶着刚出过水痘的人去每天起早贪黑的练方阵。
每次开全体大会还要被老师劈头盖脸的骂,骂不存在的迟到,骂不存在的散漫,看她装腔作势的点名,然后轻描淡写的对因她而失去了午饭时间的同学说“没有时间就不要吃饭了”。
看着上课都不备课,只会看着ppt装腔作势的“老师”仅仅因为自己做错了事就强迫一百多号人帮她掩饰。
看着自己想要改革上课方式,扬言手机使人倒...

【探幻】恋如雨止(四)

“老师,请来这里。”白色铁梯架在树下,两侧的踏板分布均等,探长已经踏上其中的一侧,举高手臂呼唤着他——那欢乐的姿态无端的让幻影想到蓝星海报里扶着桅杆、兴奋不已的青涩水手。看着这样的探长,幻影再一次的回想起“自由”这个词语,万千思绪瞬间在他处理器中生长分裂,热烈的冲击着他长久以来的观念,他所憧憬的未来图景突然在一瞬间就动摇起来,于地震中外皮剥裂,冷酷的内核公开布诚的出现。

一瞬间,幻影的处理器里跃出很多疯狂的想法,他甚至想马上离开这里,离开年轻人那闪动着尊敬和爱的视线,在城外的公路上疾驰,任由郊外凛冽的风撕裂他芯中的躁动,再把心神荡漾的水面切割成平面。他怀着极大的惶恐,神情依旧泰然自若、脚步稳...

【探幻】恋如雨止(三)

华美厚重的室内门在他背后关闭,幻影停在半开放式的走廊上,没有原因的,他觉得有些恼火。

交涉的结果是意料之中的,他能做到都已竭尽全力。只是他芯底依旧觉得烦躁,像是被微小的火苗炙烤着,扑不灭消不净,焦糊味带来的烦扰,不管怎样强行控制也没有成效。极为少见的,他开始怀疑自己做此事的目的,到底是处于教师的职责,还是出于一些多管闲事的同情心。这微小的争执一直在他处理器里徘徊游荡,搅得他芯神不宁。每当他有所倾向时,另一个声音就会在他芯中炸响,指责他的虚伪。

幻影的目光穿过洁白的围栏,探向房屋中间的庭院,晶石铺就的路面水流一般穿过,泛起粼粼波光,另一部分则如午夜时分的海面,蛰伏于重叠的花丛与阴影之下。道路...

我记得摄影老师说过,拍人物的时候最好有眼神光,尤其是拍孩子时,孩子的眼睛是最纯净的,会被光点的透亮。
今天是惯例的家族聚餐,我祖父母逝世已久,这些一直由奶奶的姐姐,我的二老姨操持。
二老姨的儿子去的早,孙子(与我同辈)一无是处,带着二婚的妻子和儿子寄生在二老姨家里。我姑姑见不惯这些,大闹一通之后把团圆分成了两天。
萌萌坐在我旁边,她是我的外甥女,她旁边坐着二老姨一家,二老姨的重孙挨着萌萌。
之前去二老姨家的时候那一家寄生虫故意甩我们脸色,我就懒得关注他们,只是看见萌萌一直和小男孩说话,我猜他们应该一起玩了一会。
我想起几年前,这个小男孩还很小很小的时候,我过年去了一定会陪他玩,而他也会拉着我在不大的家里...

一个贺文

emmm情人节想写点东西又不知道写什么,于是就用自己的风格重新演绎了一下9-23的一部分剧情(写不完是因为懒)。

许先生节日快乐,各位许太太也一样w

原文在后面。


如出一辙的晃动后,梦境又一次变化了。

我隐隐觉得不安,刚刚的场景还在脑中挥之不去,新的信息就再次侵占了我的感官。风声呼啸,头顶砸下冰冷的雨滴,汽车的喇叭声远远的响起,与路边小店的门铃声遥遥呼应。

不曾察觉的时候手已经放下,呈现于视野中的,是仿佛无尽的灰色公路,包拢在阴沉的天空和雨帘里,湿漉漉的,变成了深灰色。

远处依稀有几个身影,似乎与这场雨无关似的,默默行进于雨幕中。

路面湿滑,鲜少有...

1 / 18

© Carso | Powered by LOFTER